“我们恨贪官,可又拼命地报考公务员;我们骂垄断,可又拼命地往高薪单位里钻;我们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却忙着找关系。总之,我们愤怒不是因为不公平,而是觉得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不利地位;我们不是想消灭这种不公平,而是想要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有利位置。这种骨子里的自私,才是我们真正应自我批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