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0年之久的文明间关系是由其他社会对西方文明的从属所构成的,这一独特的和急剧的发展的原因是:西方社会结构和阶级关系的发展;城市和商业的兴起;西方社会的权利在等级和贵族之间、世俗权威和宗教权威之间的相对分散;西方各民族的民族意识的觉醒以及国家行政机构的发展。然而,西方扩张的直接根源是技术:发明了到达距离遥远的民族的航海工具,发展了征服这些民族的军事能力。
2.非西方国家中似乎正在出现两个相反的趋势,一方面在大学层次上英语日益被用来装备大学生,以便他们在全球资本市场的竞争中有效地发挥作用。另一方面,社会和政治压力使得本土语言的使用更加普遍。
3.高水平的经济互相依赖“可能导致和平,也可以导致战争”
4.希律党人的主张,即拥护现代化和西方化。这一回应建立在下述假设的基础上:现代化是渴望的和必要的,本土化的文化与现代化不相容,必须抛弃或废除;为了成功的实现现代化,社会必须完全西方化。
5.一项对埃及伊斯兰教团体的好战领导人的研究发现他们有五大特征,这些看起来也是其他国家伊斯兰主义者的典型特征。他们年轻,大多是20和30多岁;80%的人是大学生或研究生;半数以上来自精英院校或来自智利要求最高的技术专业领域,如医学和工程领域;70%以上的人来自下层中间阶级,即“中等而不贫穷的背景”,是他们家庭中第一代受到高等教育的人;他们在城镇或农村度过童年,但成了大城市的居民 。
6.为了确定自我和找到动力,人们需要敌人。
7.只有在地理与文化一致时,区域才可能作为国家之间合作的基础。
8.作为一个文化上孤独的国家日本未来在经济上可能也是孤独的。
9.一个孤独的国家在文化上缺乏与其他社会的共同性。
10.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文化取代了意识形态,成为吸引和排斥的磁石。
11.无所适从的国家要成功地重新确立文明认同,至少要具备三个前提条件:首先,该国的政界和经济界精英必须普遍支持这一行动,并对此抱有热情。其次,公众必须至少愿意默认这一认同的重新确立。第三,它们所认同的文明中占主导地位的国家,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西方,必须愿意接受这种转变。
12.缺少核心国家是伊斯兰内部和外部普遍发生冲突的一个主要原因,也是它的一个特征。没有凝聚力的意识是伊斯兰虚弱的一个根源,也是对其他文明构成威胁的根源。
13.西方人眼中的普世主义,对非西方来说就是帝国主义。
14.如果人口分布是天定的,那么人口流动便是历史的发动机。
15.一方面,冲突是差异的产物,特别是穆斯林的伊斯兰教观念作为一种生活方式超越并结合了宗教和政治,西方基督教则持有政教分离的观念。然而,冲突也产生于它们的相似性。这两种宗教都是一神教,与多神教不同,他们不容易接受其他的神;他们都用二元的、非我即彼的眼光看待世界;他们又都是普世主义的,声称自己是全人类都应追随的唯一真正信仰;他们都是负有使命感的宗教,认为其教徒有义务说服非教徒皈依这唯一的真正信仰。
16.伊斯兰和西方之间冲突再起的原因,在于权力和文化的根本的问题。谁统治谁?谁是统治者?谁被统治?
17.美国在贸易问题上对日本提出要求,并威胁说,如果要求得不到满足就实行制裁。接着就是无休止的谈判,然后双方在制裁生效之前的最后一刻宣布达成协议。
18.“我们为什么要杀害儿童?”,一个塞尔维亚族战士在1992年自问自答道:“因为总有一天他们会长大,到那时我们还得去杀他们。”
19.穆斯林冲突倾向的可能原因:首先,有人论证说伊斯兰教从创始起就是一个尚武的宗教。
第二,伊斯兰教从其发源地阿拉伯半岛传播到北非和中东的大部分地区,以后又传播到中亚、南亚次大陆和巴尔干,这使得穆斯林直接接触了许多不同的民族,他们被征服并皈依了伊斯兰教。
第三,穆斯林的“不相容”
另外三个暂时而有限的因素,穆斯林的解释是西方推行帝国主义和穆斯林社会在19世纪、20世纪的屈从地位,使人们产生了穆斯林在军事和经济上软弱无能的印象,因而促使非穆斯林集团将穆斯林视为进攻目标。另一个更具说服力的因素或许能够解释伊斯兰内部和外部冲突的原因,那就是在伊斯兰社会中缺少一个或一个以上的核心国家。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伊斯兰社会的人口爆炸。
20.印度政府对克什米尔问题采取的强硬立场,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担心它的失败会刺激其他少数种族和宗教少数派提出独立的要求,因而导致印度的分裂。
21.断层线战争的特征是:不断的休战、停火和停战,而不是达成解决主要政治问题的全面和平条约。
22.当文明停止“将盈余用于创新,用现代的说法就是投资率下降”之时,文明便衰败了。这种情况的发生,是由于控制了盈余的社会集团为满足“非生产性的、个人享受的既得利益……将盈余用于消费而不是提供更有效的生产方法”。当人们依靠资本生活之时,文明便从普遍国家走向衰败阶段。
23.在具备下述两个先决条件时,移民会成为新的充满活力的人口资本的潜在来源:首先,接收国给予它所需要的有能力、有资格和精力充沛的人才和专业人员以优先权;其次,新移民及其子女能够融入接收国和西方的文化。
24.在一个世界各国人民都以文化来界定自己的时代,一个没有文化核心而仅仅以政治信条来界定自己的社会哪里会有立足之地?
25.面对西方力量的衰落,保护西方文明对于美国和欧洲国家是有利的,为达到这个目的它们需要:
加强政治、经济和军事一体化,协调政策,以防止属于其他文明的国家利用它们之间的分歧;
把中欧的西方国家,即维谢格拉德集团国家、波罗的海各共和国、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纳入欧洲联盟和北约;
鼓励拉丁美洲的“西方化”,并尽可能地使拉丁美洲国家与西方紧密结盟;
抑制伊斯兰和华人国家常规和非常规军事力量的发展;
延缓日本脱离西方而顺应中国;
承认俄罗斯是东正教的核心国家和一个区域大国,承认确保南部边界的安全是俄罗斯的合法利益;
保持西方技术和军事力量相对于其他文明的优势;
最为重要的是,认识到西方对其他文明事务的干预,可能是造成多文明世界中的不稳定和潜在全球冲突的唯一最危险的因素。
26.“避免原则”即核心国家避免干涉其他文明的冲突实,在多文明、多极世界中维持和平的首要条件。
27.“共同调解原则”即核心国家互相谈判遏制或制止这些文明的国家间或集团间的断层线战争。
28.文化是“深厚”的,它们规定体制和行为模式以引导人们走上一条对某一特定社会来说是正确的道路。
29.法律和秩序是文明首要的先决条件。
30.在正在来临的时代,文明的冲突是对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而建立在多文明基础上的国际秩序是防止世界大战的最可靠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