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读了杨绛的《我们仨》,这本书的开头就是描述了一个梦,这是一个梦幻又迷茫的空间,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讲述了一家三口一辈子的故事,从存在到消逝,奇特又普通的一生。
  这样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的亲人,醒后思索良久。决定记录下这个梦:
  这个梦是这样的:
  弟弟在睡觉,我在屋子里坐着,我环顾这个屋子,是老家中那个小院子,还是木制的门,我趴在窗户上向外看着,外面的世界惊奇的与我的学校那么相似。我的家座落在一个高坡上,很陡。在学校里这个位置是留学生宿舍,不同的是留学生宿舍是座落在一个小缓坡上的。
  我内心是躁动的,莫名地冲动,我就是想出去,门外被锁住了,潜意识里我知道那是爸妈锁住的,防止我们出去,我从窗户爬出去,心中却传来了一阵阵悸动,是害怕的感觉。我知道这周围有熊,很危险的。从窗户爬了出来,站在高坡上,我心中一直犹豫着要不要下去,最终心中的好奇胜过了恐惧。我慢慢是向下爬着,趴在草坑里,生怕在最陡峭的位置撞上了熊。
  还好,下来了,没有任何危险,我还在恐惧着熊的到来,时而溜达时而跑着。害怕,最终溜达着绕到我家门前,在那个铁门前,停留着两个骑摩托的人,看着我家门前,是那个熊,还有两条狗,狗我知道,是那两个骑摩托的人的。我害怕被发现,我紧贴着门缝向里面走着。狗和熊的战争很激烈,甚至周围都有了血迹,两条狗在熊的身上撕咬着。我又回到了我家的木门前,回头看了一下这三个凶兽,咬咬牙,猛地开门进去,把门关上,长出一口气。
  我透过窗子看着它们打架,偷偷的,生怕被发现,冲破木门,进来撕咬我。突然我弟弟叫了我一声,他醒了,我怕被发现,赶紧过去给他嘘声...等我俩再偷偷看的时候,狗和熊都消失了,那两个人和摩托也消失了。
  突然爸妈回来了,木门敞开了,弟弟跑出去了,爸妈拎着东西进来了,什么恐惧都消逝了。
  安心,阳光是那么温暖。
  可能是最近一段时间压力太大了,离开家许久了,想家了。爸爸打电话问我暑假回不回去,我说“回!”